<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
    看《一本好書》,你知道有多難嗎?
    2018-10-19 10:43:59 來源: 新華網 編輯: 范佳佳

      原標題:看《一本好書》,你知道有多難嗎?

     ? 12本經典之作,12期節目,12種舞美,還原書中經典場景。趙立新、王勁松、王洛勇、潘虹等實力演技派演員演繹,梁文道、朱大可、止庵、吳伯凡、史航、蔣方舟等作家、學者品評。繼高口碑文化節目《見字如面》之后,實力文化推出的讀書節目《一本好書》目前正在騰訊視頻和江蘇衛視播出。第一期節目中,趙立新、黃維德演繹的《六個便士》道出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和沖突。第二期《萬歷十五年》,王勁松飾演沉睡在定陵具有上帝視角的老年萬歷,以串演的方式,展示了那段事關大明國運的荒誕悲劇。

      演一本書難度在哪?節目的意義何在? 10月16日演員趙立新、導演關正文接受采訪。在趙立新看來,《一本好書》和話劇很像,“都是把自己對人物的理解表達出來,而這檔節目最大的意義在于獨特性和新鮮性,用演員表演的方式濃縮了一本書的精華。”關正文則以穿衣來比喻節目,“我們有個選題是《查令十字街84號》,里面有句臺詞,‘我討厭新書’。買新書,就像你買一件沒有試穿過的衣服。我們這個節目,就是大眾閱讀的試衣間。”

      《三體》即將搬上舞臺

      《一本好書》的首期節目,選擇的是毛姆的《月亮與六個便士》。節目中,趙立新扮演了毛姆的角色,用大量獨白對故事進行剖析、評判和解讀,同時他又參與到黃維德飾演的斯特里克蘭德的生活中去。趙立新認為,這種呈現方式最可愛的部分就是“保留了毛姆作為一個旁觀者的客觀性,這是原著的精神,而沒有加入創作者的主觀意識,比如對斯特里克蘭德的評判。”同樣是表演,那《一本好書》的表演和話劇、影視劇表演有何不同?趙立新認為,《一本好書》的表演和舞臺劇很很大的相似,需要演員發揮熱情,把自己的情感投注出來,不同之處在于演員基本沒有排練時間,更多是即興演出,對演員是極大挑戰。

      據悉,接下來他還將在《一本好書》中出演《三體》中的羅輯。《三體》想象力豐富、格局龐大,在之前的影視化過程中遭遇了許多困難,至今電影也沒有完成制作,那么這部作品又將如何在舞臺上展現?對此,趙立新卻壓力不大,“《三體》電影確實很難拍,而且萬眾矚目。但我們是文化節目,要做的其實更像是導讀。”他表示,自己對《三體》同樣充滿好奇,“拿到劇本以后,我沒有看,希望它留給我一個巨大的懸念,或者驚喜,這樣更符合科幻氣質。在現場,我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有些詞是去背了,但是它是段落性和碎片似的,我演繹的過程中也是和觀眾一樣一點一滴進入的,在非常平等的時間內我們一同經歷了全新的體驗。”

      負擔最重的就是舞美、道具和服裝造型

      除了《三體》和已經播出的《月亮和六個便士》《萬歷十五年》,節目組的參考書目中還有《人類簡史》《未來簡史》《霍亂時期的愛情》《查令十字街84號》《塵埃落定》等書。關于擇書標準,總導演關正文說:“我們一般以全球各大圖書館、高校的推薦書目為主,然后偏重最近四五十年對人類文明進程起到積極效果的圖書。在這里面,再選適合大眾的。”說起制作《一本好書》的難度,他介紹,這次負擔最重的就是舞美、道具和服裝造型。“現場這幾個工種就有上百人的團隊,兩天拆搭一次,現場瞬間由中國宮廷變成巴黎酒館。我們拍攝阿來老師的《塵埃落定》,房間和服飾都是全套的,那些服裝,光一套頭飾就好幾斤。徐帆老師戴著這些頭飾都沒法低頭,太沉了。可是特別好看。”

      舞臺投入如此巨大,留給嘉賓的費用呢?要知道《一本好書》邀請的嘉賓都是戲骨或者藝術家級別。對此,關正文回答,“我們的藝術家參演的費用與市場價格相比差距很大,大家基本是以公益心來看待好書推廣這件事。”他回憶這些嘉賓拍攝中的好玩之處,“我一開始跟王勁松說演萬歷,他說沒問題。后來跟他說演老年萬歷,也沒問題。拿到腳本,他才發現原來是個已經在地宮里的萬歷。他對自己的造型要求很嚴。我一開始還想夸張一點,化妝畫得白點兒吧,畢竟在地下呆了好幾百年了。他說,別,咱就正常。裝神弄鬼的容易讓觀眾分心;黃維德為了演斯特里克蘭德,事前專門寫了人物體會,我們為他定妝,每次從化妝間出來,我總說,不夠臟。我們的化妝師實在是不忍心讓他不帥。直到最后,終于對了。王洛勇演《霍亂時期的愛情》里的老年阿里薩。五十多歲的人了,為了節目連熬兩天,只睡了四個小時。我當時又心疼又擔心。老是問:您平時心臟沒事兒吧?王老師紅著眼睛說,沒事,好著呢。”

      做到第七本書 虧了六百萬

      關正文感嘆,能省的錢都省了,但留給《一本好書》的預算還是太少了,“每期只能拍兩天,從早上六點,拍到第二天早上4點,然后6點再接著干。好多工種的同學,拍攝間隙在現場睡倒一片,有的演員在臺上就睡著了。”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舞美、道具上。關正文回憶,“有一期節目,劇情中好幾次吃飯,我們也沒錢老換,結果一直只吃一桌菜。”

      節目拍到第七本書時,已經虧損了六百萬。關正文對此卻很樂觀,“大家知道實力文化是一個民營企業,我自己就是老板。所以,賠掉的不是別人的錢,而是自己的。我沒什么錢,但這是自己愿意的,而且也不是最慘的。當初制作《中國漢字聽寫大會》,我還賣了房子才頂上饑荒。”他一直有一個信念,“文化綜藝領域必須要講創作、創新。在這個領域想成為經濟英雄的可能會摔得很慘,踏實做內容,沒準還能活下來。”(祖薇)

    东施效颦的意思
    <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
      <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