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
    日本芭蕾舞蹈家森下洋子攜《白毛女》再訪重慶
    2018-10-12 11:06:26 來源: 新華網 編輯: 廖丹

      原標題:日本芭蕾舞蹈家森下洋子攜《白毛女》再訪重慶 與重慶緣分已延續60年

    downLoad-20181012072629_副本.jpg?
    ?
      《白毛女》是新中國文藝不朽的紅色經典,它在日本有個忠實的詮釋者——松山芭蕾舞團。10月13日、14日,日本松山芭蕾舞團芭蕾舞劇《白毛女》將在重慶大劇院連演兩場。這是該團第三次攜該劇來渝,也是第二代“喜兒”、舞蹈家森下洋子第二次站上山城舞臺。70歲的她將在劇中跳足全場。昨日,森下洋子與松山芭蕾總代表、丈夫清水哲太郎接受了重慶晨報記者采訪。

      世界第一臺芭蕾舞劇《白毛女》

      很多人并不知道,世界上第一臺芭蕾舞劇《白毛女》并沒誕生在中國,比1964年上海舞蹈學校排演《白毛女》更早,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先將這個故事搬上舞臺。巧合的是,此次日本版《白毛女》來渝,重慶大劇院還特地邀請了旅居日本的重慶籍插花師王玉芒現場展示她的花藝作品,王玉芒定居日本十余年,是日本知名插花師,對于此次回家鄉展示作品她十分珍視和期待。

      “這個作品是我父母當年聯合完成的。”清水哲太郎回憶,1952年秋天,他的父親、松山芭蕾創始人清水正夫尚和她的母親、被譽為“日本最有前途的”芭蕾舞蹈家松山樹子,偶然看到了中國電影《白毛女》,深受感動,萌生了將其改編為芭蕾舞劇的想法。

      “《白毛女》故事情節具有明顯的序、破、急,主人公喜兒的黑頭發一下子變成白發,很適合于改編為芭蕾舞。”清水哲太郎說,那時雖然中日尚未恢復邦交,但松山芭蕾舞團在中國戲劇家協會的幫助下,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部芭蕾舞劇《白毛女》的編排,松山樹子也成了芭蕾舞界第一個“喜兒”。

      帶著懺悔表演打動中國觀眾

      1955年,芭蕾舞劇《白毛女》在日本公演兩場,場場爆滿,所有觀眾都看得淚流滿面。“正如我父母所想,這個故事有著非常感人的力量,那時二戰結束不久,這個來自中國戰爭年代的故事讓不少觀眾反思歷史,效果非常震撼。”

      1958年,松山芭蕾舞團受周恩來邀請首度來華巡演,他們到訪了北京、上海、重慶、武漢等城市,每到一地都引發轟動。此番來華,已是該團《白毛女》在中國的第十六次巡演。

      為何能在中國保持長久的人氣?清水哲太郎表示,在他看來,日本版《白毛女》之所以打動中國觀眾,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以他父母為代表的藝術家們創作時懷有的懺悔之心。

      “父母那一代人親歷過戰爭之痛,對那段歷史十分痛心,《白毛女》是延安時期作品,創作的初衷正是希望通過藝術舞臺表達反思、懺悔和謝罪。中國很多觀眾喜歡《白毛女》的故事和舞美,但或許日本人來表演會更具一種意義,從我父母開始,我們一直懷有一個期望,那就是讓中國觀眾檢驗一下,我們的演繹是否能表達出我們希望表達的(懺悔)心情。”

      與重慶緣分已延續60年

      1958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團帶著第一版芭蕾舞劇《白毛女》來中國巡演,重慶是其中一站。那時的清水正夫是團長,松山樹子是主演,他們在重慶人民大禮堂的演出曾轟動一時。如今,清水哲太郎與妻子森下洋子分別繼承了父母角色,帶著《白毛女》再度造訪山城。

      在日本版《白毛女》與重慶結緣這60年里,該劇已是第三次與山城觀眾見面了。2011年,63歲的森下洋子第一次來重慶演出《白毛女》,重慶觀眾的熱情給她留下深刻印象,“我是廣島人,那次來重慶之前我也做過一些功課,知道重慶和廣島都曾經受戰爭創傷,現在已經結為友好城市,所以我覺得很親切,演出效果也很好。可惜演出日程太緊,我沒有時間多在重慶看看。”

      這位享譽芭蕾界的日本舞蹈家以第二代“喜兒”身份已經跳了40多年。她曾被譽為“天才芭蕾少女”,3歲起便開始學習芭蕾,15歲時就已經可以完成《天鵝湖》的全幕演出。1970年,22歲的森下洋子觀看了松山芭蕾舞團的舞劇《白毛女》,深受感動,萌生了想要跟隨女主角松山樹子學習舞蹈的想法,1971年正式加入松山芭蕾舞團,師從未來的婆婆,接了“喜兒”的班。

      “我雖然是一個日本人在演繹中國的角色,但我覺得完全沒有困難,因為我理解喜兒,她是一個堅強的中國女性,有著強大的內心,我完全能理解這個角色。”與丈夫一樣,森下洋子認真地表示,“因為日本曾對中國犯下罪行,我演出時也有一種謝罪的心理,我希望用藝術之美撫慰人們心靈,呼吁世界和平。”

      ▲對話

      70歲還要跳全場 沒想過退休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以你的年紀還活躍在舞臺,在芭蕾舞界是奇跡了吧?

      森下洋子:從3歲學舞算起,我的舞齡67年,確實很難得,但我從來沒考慮過這個歲數還能不能跳的問題,一切好像自然而然就實現了,這一次在劇中我還是要跳足全場。

      我也從來沒考慮退休,我肯定不會離開芭蕾事業,其實我們團還有86歲的舞者在跳的,所以我還年輕。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與松山樹子那個時代相比,你覺得今天再演白毛女有何新的意義?

      森下洋子:距離我婆婆那一代舞者最初編排已經過去60多年,他們是懷著和平的愿望進行藝術創作,今天的世界還有戰爭和紛亂,我希望我們的藝術能產生一些積極影響,希望用藝術給觀眾帶去審美和幸福。(記者 趙欣 實習生 王偲航 攝影 高科)

    东施效颦的意思
    <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
      <menuitem id="1jt9h"><object id="1jt9h"><wbr id="1jt9h"></wbr></object></menuitem>

        <div id="1jt9h"><tr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tr></div>
        <em id="1jt9h"><tr id="1jt9h"></tr></em>

        <dl id="1jt9h"></dl>

        <em id="1jt9h"><ins id="1jt9h"></ins></em><div id="1jt9h"><tr id="1jt9h"></tr></div>

        <em id="1jt9h"></em>

        <dl id="1jt9h"></dl>
        <sup id="1jt9h"></sup>
        <div id="1jt9h"></div>

        <dl id="1jt9h"></dl>

        <div id="1jt9h"><ol id="1jt9h"><object id="1jt9h"></object></ol></div>